卢卡斯并不遥远

经济学家贝克获得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后曾说,卢卡斯早该获奖了。不久前,在卢卡斯真正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后,一些经济学家在对他表示祝贺的同时也不无遗憾地指出,他早该获奖。因为的在70年代所创的“理性预期理论”已为70年代和80年代的经验所证明,并改变了人们的经济思想,其主张已成为高层决策的一个组成部分,他本人也年年出现在诺贝尔候选人的名单上。

但“迟来”的荣誉自有迟来的道理。撇开评委们的“顺序”考虑不谈,就在一年前,人们还在对以政府干预著称的“日本模式大加颂扬。即使崇尚自由经济理论的美国政府也做贼似地在某些方面学习日本,也想玩点“政府干预”——里根和布什都进行过实行一点“工业政策”的小小尝试,在公开场合则对此矢口否认。用现任美国商务部副部长加顿3年前的话来说:“这是些非常、非常小的措施,采取时总是不大情愿,总是带着‘我们罪责难逃’的想法。”克林顿执政后,“政府干预”明目张胆起来,商务部公然成立了“经济作战室”,由副部长加顿亲自挂帅。就在日本的“官吏经济”明显露出败相之后,商务部长布朗还公开鼓吹所谓“工业和政府之间新型伙伴关系。对此,美国的企业家们兴高采烈,而有识之士则忧心重重:为同日欧争夺短期利益而进行政府干预,不仅最终会损害美国长期以来竭力予以维护和加强的自由贸易体系。好在美国政府的小打小闹在自由经济思想的大本营里并未形成气候。

与美国政府不同,倒是一些处于制度转轨中的政府(特别是拉美国家)奉行所谓“极端自由主义”,或称“新自由主义”。以“新自由主义”的成功析板智利为例,其经济部长豪尔赫·马歇尔在两年前曾说,“我们智利没有工业政策”,从不向某一特殊部门实行“倾斜”政策。在从70年代中期开始的对外开放进程中,不少行业被挤垮,留下来的是那些与开放相适应的产品。智利曾因此失去了本国90%的汽车市场,而今已有能力不仅向邻国而且向更发达的国家出口汽车、计算机……。“我们有的只是一种生产要素政策”:为工人和技术员培训、为科研机构的研究开发提供贷款或补贴。

自由派不仅有日本、智利、美国(其典型的例子是:汽车工业未经政府干预,而造自身力量重新夺回世界霸主地位)等正反论据,还有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作为其形而上的支柱。5年前,美藉日裔学者福山宣布:人类经济思想的进化和演变在接近最终点,借用黑格尔的话可叫作“意识形态”意义上的“历史的终结”,经济上的自由主义将取得彻底胜利,自由已无可置疑地成为全部经济原理中永恒的“第一原理”。

其实,以“国家干预”著称的凯恩斯主义,也并未否定自由,所谓“干预”是宏观的,是建立在企业自由竞争的基础之上的,绝非被一些人庸俗化的那种无边的、事无巨细的政府干预。凯恩斯主义产生于那样一个时代:多数企业由于其知识、信息及分析能力的局限性,无法对市场的变化作出理性的、准确的反应,而是在相当程度上跟着感觉走,因此无法按“萨伊定律”自动实现市场均衡,结果导致了30年代的大萧条。凯恩斯主义得以盛行的重要原因恰恰在于,私人企业理笥预期的不足需要政府干预来弥补。今天不同了,现代化传播手段使越来越多的大众和企业主具有了“理性预期派”所说的那种能力:准确地预测未来的经济形势,对政府的政策和价格水平变动作出明智、准确的判断,并据此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变化事先采取防范措施,从而使政府的政策失效或走形。在此情况下,除货币政策外,应尽可能取消其它形式的政府干预,市场均衡可自动实现。当然,均衡并不意味着不会出现暂时的失衡。

必须强调的是“理性预期学派”所说的那能力。难怪卢卡斯的研究重点之一是行为科学。在那些多数人不具备这能力的国家,政府干预仍具有重要意义,只是要求政府必须根据高水平的“理性预期”,作出适度的干预。卢卡斯在一年前讨论“平等经济学”时就说,不根据国情而套用一种模式,等于要一名篮球王乔丹那样投篮。

美国学者欧文·克里斯托尔曾说,市场经济取决于公民在很大程度上是经济在行的,而这只有通过长期不断进行一种初级的但却是根本性的经济教育才能获得并维持。他认为,美国公众的经济学水平普遍高于其他国家。

反观中国,不用说那些素质低下的个体户,就是不少受过高等教育、见过一些市面的国有企业领导也在搞那种百理性的、财博式的短视的一哄而上、一窝蜂。因此而引导起了多大混乱,造成了多少资源的浪费和损失?!至于一些人把欺骗、敲诈、行贿受贿也当作市场经济,那就更令人感到可悲。这固然与全制上的问题有很大关系,但经济思想的极度贫乏或扭曲不能不说是造成这类恶果的一个重要原因。

处在改革关头的中国,需要一种适用的、完整的经济学理论。由于中国的特殊情况,这种理论如能在实践中获得成功,将对世界产生巨大的正面影响。有人为这种理论起了一个名称,叫“发展经济学”。谁能成功地完成它,谁就完全有资格享受卢卡斯获得的荣誉。对经济学家,卢卡斯不是“终结,也并不遥远;对中国经济,卢卡斯的“理性预期”时代不可太远。

新援卢卡斯:第一个主场比赛 我已经迫不及待

7月12日,本赛季的中超联赛第一阶段比赛全部结束,浙江队的球员们迎来了难得的短暂假期。

他们中,有一个人显得格外兴奋,因为终于可以真正静下心来好好看看杭州这座城市,认真了解自己效力的这支球队。他就是今年最后一位加盟球队的巴西外援——卢卡斯·波西诺洛。

在本赛季浙江队的五名外援中,穆谢奎和马修斯都是老中国通,弗兰克和埃沃洛也是上个赛季就在中国赛场上打拼。只有卢卡斯,今年才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

新的球队、新的联赛、新的国家,一切都要重新适应。为了帮助卢卡斯更快融入球队,5月12日解除隔离后,俱乐部安排卢卡斯当天就从厦门直接飞到了青岛,并于次日观看了浙江队与山东队的热身赛。5月16日,球队再次在中泰训练基地集合,卢卡斯出现在大部队里,跟队完成了首堂训练课。经历了21天的隔离生活的卢卡斯表现得非常职业,在跑动和对抗上也十分出色,反映出他不错的身体状态和适应能力。

在聊到和球队的磨合时,卢卡斯表示:“尽管我的语言天赋似乎并不好,不能跟他们聊很多,我也还叫不出所有队友的名字,但我融入得很顺利,并且大家都在帮助我适应,所以我并不担心。”卢卡斯并不擅长英语,但他告诉记者,自从和球队汇合后,不少教练和队员都去他房间串过门,这让他觉得很高兴。当时中超联赛开赛在即,深知球队引进自己是为了补强后防线,卢卡斯也做好了随时上场的准备。

没想到的是,卢卡斯刚刚开始的融入球队的节奏,因为一次意外而被打断。联赛第二轮,浙江队首回合与长春亚泰的比赛中,卢卡斯在一次拼抢中受伤,赛后检查显示他的右膝韧带有部分撕裂,膝关节有骨挫伤和积液。从第三轮联赛开始,卢卡斯只能坐在看台上,远远地看着兄弟们。

“不能上场的感觉非常糟糕,所有人都在场上为球队拼搏,而我只能在场边观看。”卢卡斯很懊恼,他正准备在中超开启新挑战,但联赛刚开始,这个伤病却可能要耽误他和球队很长一段时间,这对他来说非常煎熬,他的情绪很低落。

幸好,在队医的悉心治疗和球队的关心下,他逐渐对尽快复出有了信心。他告诉记者,在自己受伤的这段时间里,很多浙江球迷通过社交平台给他私信和发送了很多鼓励的内容。刚来到陌生的国家,就收获了这么多信任和支持,让卢卡斯很感动。“康复训练很辛苦,海口的天气也很闷热,但一想到那些支持我关心我的人,我就没有懈怠的理由。”最终,在医疗组的帮助下,卢卡斯的伤势一点点好起来了,也终于能重回赛场。

联赛第八轮,浙江队与大连人的第二回合比赛进行到第80分钟,卢卡斯被换上场,球队也以2比0赢下了比赛。终场哨响后,他对着镜头咆哮,喊着“very good!”。因为伤病而无法出场比赛的压力,在这时候才真正地放下了。

加盟球队至今,卢卡斯的出场时间只有4场共281分钟,但他在仅有的上场时间里,展现出了欧洲联赛后卫的应有水平。四场比赛中,卢卡斯的拼抢成功率超过80%,其中进攻拼抢成功率100%,而铲球成功率也达到了100%,这样的数据足以证明他在球队防守端的重要程度。浙江队的球迷,也充分认可了这位防守“稳”、出脚“准”、对抗“硬”的新外援。

据悉,接下来,中超联赛将恢复主客场赛制,卢卡斯也可以在主场球迷的呐喊声中比赛了。对此,卢卡斯表示自己很期待这一天,“以前在葡萄牙的时候,每个主场比赛都会有很多球迷到现场为我们加油。我希望在中国也能有这样的气氛,毕竟他们(球迷)也是足球比赛的一部分,有他们的助威,我们才更有动力去踢好比赛,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开始自己的第一个主场比赛了。”

人民网丽水7月12日电 (孙鹏)昨日,人民网浙江频道记者来到丽水市青田县方山乡龙现村稻鱼共生系统示范基地,了解当地“青田稻鱼共生系统”发展情况。 据悉,“青田稻鱼共生系统”是首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在该系统中,水稻为鱼类提供庇荫和有机食物,鱼类则发挥耕田除草、松土增肥、提供氧气和吞食害虫等作用,这种生态循环系统大大减少了对化肥农药的依赖,增加了系统的生物多样性,保证了农田的生态平衡,实现了稻鱼“双丰收”。…

人民网台州7月9日电 (叶宾得)今天,台州市重大文旅项目、由华强方特集团和台州市人民政府共同打造的台州方特·狂野大陆正式开园迎客。 据介绍,这是方特首座动漫科幻主题乐园,占地面积40多万平方米,总投资30余亿元,设计年游客接待能力超过300万人次。该乐园集互动体验、科普教育、休闲度假、餐饮购物为一体,以多个国内外优秀动漫IP为核心,打造了动漫小镇、狗熊岭、俑之城、浪漫庄园等主题区,将动漫中主角们生活的城镇“搬”到了现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