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 第四季第1集剧情

监狱里,因调查弗兰克而蒙冤入的卢卡斯?古德温参加了警方安排的卧底计划。他想尽方法迎合同室狱友,终于让警方获得其代人顶罪的证据。抓获真凶后,卢卡斯被调入证人保护计划。改名换姓,住所偏僻,也没有网络,这都阻止不了他调查真相的职业本能。

弗兰克在空军一号上准备着下一站,新罕布什尔的演讲稿。克莱尔的离开让他心烦意乱,无法集中精神。在这关键时刻,妻子的离开,一定会被其他竞选人抨击。连婚姻都经营不好的人,怎么有能力治理国家。幕僚长道格?斯坦普表现出优秀的执行能力,默默承受弗兰克发泄出来的怒火,毫无怨言。

在被媒体发现前,弗兰克加快在新罕布什尔的竞选活动,尽量回避有关妻子的内容。他的演讲依旧热情洋溢,让听众都没注意到克莱尔不在他的身边。官方给出的回应是,独自到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是为了提前筹备初选活动,但这支持不了多少时间。弗兰克决定派道格去达拉斯,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目前竞选各方都不太清楚克莱尔离开的真正原因,包托邓巴等人纷纷猜测其中的深意,暂时没人想到是感情问题。在总统按计划继续着新罕布什尔的竞选活动时,道格抵达了达拉斯,尝试尽量降低克莱尔可能带来的危害。

克莱尔此时住在父亲德州的农场。自从父亲死后,她与母亲再没有联系。多年来,母亲伊利莎白?黑尔对弗兰克一直有微辞,这也是克莱尔不愿与她联系的原因。现在回到家,克莱尔已经能理解母亲的心意,却不知道如何弥补这些年感情的缺失。农场庄园里,大部分房间的家具都盖着白布,可见母亲很少活动,总呆在自己房间。克莱尔走到母亲的房间门前,鼓起勇气敲响房门。黑尔夫人默默坐在房间里,倾听着房间外的声音,听到女儿远去的脚步声,心情复杂。

弗兰克结束了一天的活动,疲惫的回到酒店房间。电视里播放着共和党竞选的消息,其候选人之一的纽约州长康威,在初选中遥遥领先于其他候选人。想到自己落后于邓巴,还被妻子在背后捅刀子,弗兰克就心情烦闷。在准备下一份讲稿时,弗兰克沉沉睡去,梦里他和克莱尔大打出手,相互伤害。这也许就是现实中的情况。

克莱尔找到了顾问莱安?哈维。莱安在筹划竞选方面很有能力,克莱尔找她并不是为了帮助弗兰克在德州的初选活动,而是为她自己竞选30选区(达拉斯)众议员做准备。有多年经验的莱安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30选区议员桃瑞丝?琼斯即将退休,她女儿西莉娅有望接手母亲的事业,参加该选区的议员竞选,此时参加当地议员选举,根本无法与西莉娅抗衡。而且作为白人,克莱尔也很难获得当地选民认同。克莱尔赞同莱安的分析,但她相信自己的能力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道格将克莱尔与莱安会面的消息向弗兰克做了汇报。弗兰克很快就分析出克莱尔的目的是想得到一份公职,最大的可能就是30选区的议员职位。当晚道格就拜访了莱安的办公室,她正在安排第二天克莱尔与桃瑞丝议员的见面。道格将总统的电话递给她,电话里弗兰克以总统的身份要求莱安停止协助克莱尔的竞选活动。他对妻子的胡闹行为开始失去了耐心。莱安权衡利弊后,接受了总统的要求。

第二天,当克莱尔笑容满脸的走进桃瑞丝议员办公室时,发现莱安并不在场,取而代之的是道格。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道格在她到来之前已经说明了方案,请桃瑞丝支持克莱尔竞选德州州长职务。身为员的桃瑞丝当然愿意效劳。可这并不是克莱尔的方案,未参与公职就直接竞选州长,几乎不可能成功。克莱尔的计划是请议员女儿西莉娅不参加本轮竞选,由克莱尔接手30选区议员的职位。两年或四年后,克莱尔竞选州长,西莉娅再参选议员。

这个计划被桃瑞丝断然拒绝。克莱尔已经很多年未踏入达拉斯,对当地的民情民风一无所知,让她竞选当地议员,不仅让女儿西莉娅无法得到公平竞争的机会,更可能将该区议员职位拱手让给共和党。对这样的政治投机谋利行为,桃瑞丝绝对不能接受。克莱尔愿以身份帮忙游说、筹集资金在退休军人医院建立乳腺癌中心,这是议员多年来致力实现的目标,但也未能打动坚定的桃瑞丝议员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就在弗兰克和道格严防死守,不让克莱尔离开的真实原因曝光时,白宫新闻发言人赛斯?格雷森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将弗兰克和克莱尔感情破裂的事情透露给了邓巴。各大媒体很快就收到了白宫人士透露出的消息,与总统吵架后飞去德州的新闻铺天盖地。克莱尔在达拉斯的几天时间里,未举办任何竞选活动或筹款活动,更加印证了这一说法。

弗兰克对这一突发情况异常恼怒,严令查出消息来源。在与幕僚长和新闻官的电话会议里,也没得到有用的线索。不过道格已经想到了补救办法,为了以防万一,道格要求赛斯挂断电话。他的解决办法就在克莱尔的母亲黑尔夫人身上。

晚上,黑尔夫人外出回到家,看见女儿坐在桌旁忙碌。这是几天来母女俩第一次见面,两人的交谈内容也是客套多于亲情。因为媒体的曝光,农场外已经围满了记者,这多少让黑尔夫人有些不满。

次日下午,总统车队穿过这些媒体的长枪短炮,进入了农场。克莱尔并不在家,去了莱安的办公室。弗兰克进屋时,黑尔夫人也慢慢从楼上下来,迎接这位世界上权力最大的女婿。可在她眼里,弗兰克就是一个言行粗俗的垃圾。

当克莱尔回家时,她已经成功说服莱安成为她事业上的助理。夫妻之间见面,中间隔着道格和莱安,变得就像政府部门间的礼节性往来。道格递上一份文件,里面是黑尔夫人的病历。原来黑尔夫人最近这些年一直在与间歇性淋巴癌做斗争,放疗化疗已经让她的身体逐渐衰弱。这就是补救方式,借母亲的疾病中止媒体的传言。在这一点上莱安也支持弗兰克的作法,毕竟继续闹下去,对克莱尔的事业也是打击。既然如此,克莱尔要求弗兰克不得再插手她的竞选工作,弗兰克则要求克莱尔必须出席两周后的国情咨文发布会。

达成一致后,克莱尔走向大门口。大门口已经聚集了各大媒体的记者,一场简短的发布会让夫妻反目的丑闻变成关爱母亲的亲情表演。

这场风波平息后,克莱尔又来到母亲房门前。这一次她打开了房门,直接走了进去。一副假发放在梳妆台上,从盥洗室出来的母亲没有一根头发,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样子。克莱尔想说些安慰的话,也被母亲阻止。看着母亲坐在镜子前带上假发,克莱尔心中一酸,不禁流下泪水。不仅是为母亲,也为她自己伤心。想离开弗兰克建立自己的事业,以证明自己的能力,却仍摆脱不了弗兰克的控制,连母亲也被无辜牵涉进来。黑尔夫人能理解女儿此时的心情,起身拥抱着女儿。她决意帮助克莱尔,证明女儿的能力绝不输于弗兰克。

说明:与普选不同,美国各州的初选投票时间分散,前后长达数月。有时同一州与共和党投票时间也不相同。初选开局阶段主要包括爱荷华州、新罕布什尔州、南卡罗来纳州以及内华达州的选举,时间上先后有别,因此先举行初选的几个州的选举结果非常重要。在最初几个州获胜,不仅能助长候选人气势,赢得尚未投票选民的认可,还能获得媒体关注,令党内大小金主慷慨捐款。

文章中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本站易记网址:投诉建议邮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